大王叫我去巡山~


by hellca

……慎入

我到底在做甚么!



我在床上扮躺尸,正处于爱与梦想的交汇点,口水离枕头还有两厘米的时候,突然MP3跳到《Wing Stock》,窗户没关紧,一阵风吹得床头的复印纸哗哗拉洒满电脑桌——
——什么,已经一年了么?!


当时我拿着2004年10月的《漫友·动画100》,大叔这样的人物对我而言还相当于“银河系最闪亮的一颗星”,当期的新番介绍上,我头一次看见黑崎一护。
当时我下了TV版的1~5集,当时我在贪婪找种子时无意看到漫画的彩图(人物一律国字脸),当时正好AB休载,当时1~167话正好有种。
当时如果少了一个当时,事情还会不会是这样?


整整一天半,看到晚上三点来钟。可见我速度之快以及阅读之粗略——当我因为浮竹队长的英姿而翻来覆去半天睡不着时,却惊恐地发现自己连他的名字都念不全。我只依稀记得有十三个番队,每个番队有正副俩队长。每人各一把刀——这么多名字!我想我是记不清了。
想不到之后我还真记住了。


既然有花痴,当然要发泄。正所谓一人饭之众人饭死,一个人自掐大腿的滋味当然不好受。这时3000C自发形成了不少BLEACH讨论贴,我热衷于修改签名以及用大号字体泼洒爱意。可是,有BLEACH专题论坛么?卡卡西Q殿答曰:有。
于是我来到Bleachkon。


我忧伤地发现青门只有两三贴浦一,便转去黑门看连载。那时候四十六室全灭了,小白惊呆了,雏森中计了,市丸银微笑了,公公他,他出现了。
花痴的另一后果,难免是同人之魂爆发。这里不得不提到当时BK里流行的调侃语气、KUSO思想以及异常审美观乃至变态表情符号都给我带来了极大冲击。哦哦哦原来心中的爱可以这样抒发!哦哦哦原来句子末尾的语气词也很有讲究!哦哦哦原来编码还可以这么用!


2005年4月28日,小七绪叫我去食堂,我慌忙跑了出去,本子上还只来得及写上一句“这个故事是由尸魂界德高望重的居民A先生……”
恰逢JB休载一周,于是银刺中大白后就没了下文,大家纷纷打开脑中汹涌的洪流——这里要感谢“银河中的明星”首席大叔,他将他与水果君的聊天记录贴出来,为我们指引了一个方向;红姬夫妇,其利断金地推出了LBL;总攻Maryking;琴,我还记得她的第一个头像是远鞠的雏田;JK;考据第一贴WOOA;以及大花园的开创者,理事长。
理事长,理事长,打到这里我笑出来了。叫我当会长、叫我死磕编年史、给我在半夜里看公公、万能、总受的理事长,我居然找不出话来说下去。

2005年5月29日,FSA公式HP开张,从此打响了以TK与反TK为名义的大战。

真·女协后来实在毋须多言;LBL、御姐爱、全套斩魄刀考证、周易、入会考试、同人志、群、BTTI,直到现在BLEACH红的发紫时,“对主流媒体的全面进攻(| | | | |)”可以毫不犹疑地确认的是,真·女协对于原作的解构、分析、扩展延伸,至少在国内是首屈一指的,BK也是素质最高的动漫作品专题论坛之一。


各位,辛苦你们了。我也写过那么几篇同人,知道卡壳的辛苦;而更多那些我不知道的,考据时的GOOGLE,截图改图修图拼图,女协摄像头,以及已形成一整套系统的YY,甚至理事长与洞君精描细绘的BTTI墙纸。第一个死神图鉴是RENJI还是大白?迄今为止缚道共有多少种?有谁能念出所有破面的全名?浦原商店大约占地几个平米? V8、TK、和永不固定的签名是我们的专用切口,嬉戏怒骂,谈笑风生,到底是什么在在推动我们,一步步把这个故事完成?
因为有爱,因为有爱。当我们说着苦BQ、伏笔、岩壁之花、六妊弱活,远距千里却相视而笑的时候,传递的就是那份心情。SS让我知道了“同人”这种事物的存在,NARUTO让我开始提笔,而BLEACH则让我完全参与其中,并为之负责。谢谢你们让我学到这么多,如何适当地花痴,如何面朝显示器泪流满面,如何承担责任逃避责任,如何将签名设置成浮动效果(想想当初的自己,“连一护的刀都不知道叫什么”的自己,竟悍然在网上GOOGLE同人,实在是……)而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为了纪念自己体内的战魂和少年之心,并希望自己,不再忘记。
[PR]
by Hellca | 2006-05-06 20:34 | 天のむら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