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叫我去巡山~


by hellca

[白烂慎,连题目都重复]A True Story

“忍者就要有个忍者的样子,少抱怨少说话多说多干事,火影给你的就算是碗杀虫剂也得给我喝下去……”
“……一点也不民主呀!”
“口胡!你对付雾忍那帮疯子音隐那群怪物要什幺民主?”






晨光熹微,七班稀稀拉拉地走在森林里。
刚才一场恶战,鸣人的护额为他挡了一剑,然而布也被划破了,绽出了几缕线,刀痕从上至下贯穿了整个木叶标识。他扶着一瘸一拐的佐井,佐井小腿上拉了一个大口子,还在汩汩地流血。
小樱在整理剩下的忍具。大影风车一个,苦无还剩五把,一摞手里剑。自己毕竟不是宁次那组,忍具总用不完,鸣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从自己马甲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 小樱皱眉接过来,那是张引爆符,被血浸透了,不知还能不能用。
小樱一时间恍了神,仿佛回到她多年以前刚进忍者学校时买了套新忍具,兴奋地想在上面刻上自己的名字,被母亲高声喝止了。猛一回神,眼前还是那张暗红色的引爆符。



“有埋伏!鹿丸大喝一声,迅速跳开。几秒前他站的地方即刻插满了苦无。
整个森林开始骚动起来。柄上绑着引爆符的苦无、淬了毒的手里剑,锋利如刀无所不至的千本,各种武器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射来。鹿丸暗骂了声,大脑里开始飞速计算暗器的来源走向。丁次刷刷结印,倍化之术使他的腹部成为了最好的防护墙,苦无、手里剑大多撞到了“食”字上,掉落下来。
“怎么样?”井野拈了枚手里剑,凝神戒备。
“不像是正规军队,倒像是私人雇佣的武装集团……实力并不很高,只是没想到居然还有设机关的高手。井野,你先控制住南边那两个,机关的阵眼就在那里;我对付左手边拿刀的那一群;丁次你抓紧时间用肉弹战车冲出去,无论如何一定要先撂倒几个,不然我们胜算不大!好,一,二,三,开始!“鹿丸话音刚落,身子已如闪电般掠了出去,井野和丁次紧随其后。多年的默契已经让他们不需要太多的部署,只凭行动就能明白一切。
这边鹿丸苦苦聚集查克拉硬撑着用影子操纵对付几十个忍者,那边敌人用于埋伏的钢丝已经全部断掉。井野得手了!鹿丸心里暗松了口气,肉弹战车已横扫一切飞驰而来.“好!”鹿丸一口气还没提上来,突然从树丛里冒出了两个持刀的忍者,向丁次扑了过去。虽然两人都被震飞了,但两柄闪着寒光的武士刀,已经没入了肉弹战车里面!
“丁次!!”鹿丸和井野同时失声大喊。


宇智波佐助趴在树丛里,一动也不敢动,头上还顶着一蓬乱草。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三天,期间不能喝水不能撒尿,一切只能靠光合作用。
不过让他唯一有点高兴的是被迫扮成植物的不止他一个。
左边的音忍甲低声问道:“佐助大人,我们是不是弄错情况了?”
佐助半声没吭。大蛇丸给的情报应该没什么问题,再说这地方他也熟得很;出了林子,往东十五里就是木叶大门。
正当他他迟疑不决之时,半空中飞出了一只白鹞,直直向他们这边冲来。佐助还没来得及打个噤声的手势,便有情报部的音忍乙一跃而起,接了那白鹞,从脚爪上解下一封信来扫了一眼,登时大叫:“完了完了,南边的弟兄说土影改道走了,三天前就过了这里!”
佐助在名门大户里七年所受的教育让他硬生生在下属面前憋住了一句粗话。他狠狠地剜了音忍乙一眼,挥手说:“走了走了!”
临行前他回头向东边望去,又很快返过头来。


卡卡西觉得他们这几天一直处在敌人的监视之下;所以当下决定尽快走出这里,好回木叶求援。
果然今天又遭到了伏击。结果四人被冲散,鸣人右脚踝卡到石缝里,抽出来时已经肿得像馒头,不得不和佐井一路扶持着走,活像在玩两人三脚。
走到一处怪石嶙峋的所在,佐井左脚一下使不上力,跪倒在地。这边的结果就是鸣人立即失去了平衡,从狭窄的山路边摔了下去,只一瞬,身子便空空地悬在了岩壁上,耳边风声骤然大了起来。佐井一只手扯住了他。

佐井也说不清刚才是伤口突然发作还是自己故意怎的;可是自己回过神来时情况已成了这样。他莫名其妙想起很多事来;团藏,哥哥,暗红色的引爆符,鸣人傻笑的脸,九尾妖狐,还有木叶,木叶绿树如盖。
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使命。
佐井慢慢把另一只手伸向身后,去摸苦无。该怎么把它弄得像一起意外事故?

旁边的灌木丛一阵沙沙作响,随即冒出几绺银灰色的头发。“你们在干吗呢?”原来卡卡西并没有走多远。
佐井迅速把鸣人拉了起来。


沙漠。
红云披风热天会吸收大部分紫外线与热量,冬天则漏得像鱼网。于是两人的身影在热浪里愈显摇晃。
“够远了吧?” 迪达拉回头望去,暗中伸手摸了摸袖子里的卷轴,这次唯一的战利品。
“够了我觉得。”
“那,” 迪达拉快速地捏着一团泥巴,挥出来时已变成一只大鸟。“热得要死……先回去泡个澡吧。快上来。”
“不行,这东西我坐着晃悠。你先走吧。”鼬一边揉着自己的眉心。刚才月读天照连着用,果然还是勉强了点。
“那我先走了,你自个小心点。”袖子一挥,大鸟已经飞上了云端。蝎就不会晕车,迪达拉在心里模糊地想,又摇了摇头。


漩涡鸣人在睡袋里转了个身,嘟囔了些什么,又返过头去继续睡。他不会知道,重伤的丁次已经被送回了木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他也不会知道,他用螺旋丸杀死的那个群众脸,有个三岁的女儿。他只能休息一个小时,就得继续赶路,大步流星,不能回头。
[PR]
by Hellca | 2006-03-04 19:19 | 天のむら雲